“風月同天”和“武漢加油”,都挺好

2020年02月19日 14:37:55
來源: 中國藝術報 作者: 何美

  在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的決勝之地,武漢保衛戰、湖北保衛戰發起了全面總攻。同胞同袍,馳援武漢,最硬核的戰“疫”中有最堅韌的深情。

  “最美逆行”“最美背影”“我有經驗,我報名”“我是黨員,我先上”,全國2萬名精銳醫護打響決戰,用血肉之軀與病毒抗衡,用中國速度與疫情賽跑,用爭分奪秒以救死扶傷,用負重前行以向死而生。國家衛健委統籌安排19個省份對口支援湖北省除武漢市外的16個市州及縣級市,“千里之外”變成“近在咫尺”。這些年,在小湯山、在汶川、在玉樹、在武漢,沖進廢墟、跳入洪水、抗擊冰雪、撲向火海、搏擊病毒,災難援助、醫療援助、經濟援助、教育援助等政策性行為,把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制度優勢充分發揮出來。

  哪有什么“基建狂魔”,只有爭分奪秒的“生死時速”。如同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中,全族的龍把最硬的鱗給了敖丙,哪怕自己留下累累傷痕。魯迅先生的《熱風》說:“能做事的做事,能發聲的發聲。有一分熱,發一分光,就令螢火一般,也可以在黑暗里發一點光,不必等候炬火。”騰訊設立15億元戰“疫”基金,阿里巴巴設立10億元專項基金;中國舞協頂尖舞者團隊募集了6萬個醫用口罩發往武漢,河南省雜技團捐贈50萬元和1.4萬瓶礦泉水助力抗疫。參與武漢火神山醫院建設的工友,不計酬勞,捐出工資;汶川農民驅車36小時,捐贈100噸蔬菜,回報時隔12年的恩情;小女孩捐出自己“小黃鴨”中的495元……這是迎難而上的中國精神,守望相助的同胞情誼。

  樸質硬核與詩意外援悉數表達初心與大愛

  “風月同天”與“武漢加油”的不同表達皆成熱點,可能讓日本與華僑華人捐助者始料未及。他們銘記2011年大地震時中國人所給幫助,捐贈中國各地物資的紙箱上除了寫“加油!中國”,還附有詩句:湖北“豈曰無衣,與子同裳”,武漢高校“山川異域,風月同天”,遼寧“遼河雪融,富山花開;同氣連枝,共盼春來”,大連“青山一道同云雨,明月何曾是兩鄉”。雋永的古詩,是典雅的共情。

  “福建宜昌兩地情,與子同袍一行詩”。對口支援宜昌的福建,則寫下一組情詩——福州鎮海樓致意宜昌鎮江閣:“君視洪濤如細浪,我待狂飆若等閑。”廈門鼓浪嶼致意中國鋼琴之城宜昌:“心氣如虹且撫琴,比肩同唱最強音。”等等。

  愛有多種寫法,情有多種表達。“風月同天”很美,“武漢加油”很贊:鏗鏘有力,直白鼓勵,一如“汶川挺住”“四川雄起”。簡潔樸素,深入人心。錦上添花挺好,雪中送炭也難得。

  為了防疫,廣大農村和四五線城市各種喊話:“疫情不是開玩笑,神仙也要戴口罩。”“待在家里苦不苦?想想紅軍二萬五。”“寧可長點膘,不去外面飄。”據不完全統計,各省區市6182個鄉鎮、近10.5萬個行政村(社區)共使用127.2萬只廣播音箱、高音喇叭等,疫情防控宣傳覆蓋2億人,用“村言村語”打通信息傳播的最后一公里,在村民心坎筑起一道道防線。

  更有互聯網加持藝術創作,“飛入尋常百姓家”。歌曲《武漢伢》、美術作品《全國美食為熱干面加油》《有一座山叫鐘南山》、豫劇《花木蘭》疫情防控改編版和“辛棄疾”“霍去病”年畫等,網上好評如潮。

  在疫情面前,文藝作品要如越王勾踐劍,歷經2400余年仍歷久彌堅、鋒利無比、千年不銹,帶來勇氣和力量;在同胞面前,它們應如戰國曾侯乙編鐘,青銅重器、千年楚樂、雅韻和鳴,帶來慰藉和希望。“有時去治愈,常常去幫助,總是去安慰”,這是醫護人員銘記在心的名言。戰斗值,文藝范,治愈系,剛與柔,力與愛,動與靜,都打動人心。

  科學戰“疫”,“充電”續航,美好共期待

  著有《藝術的故事》的英國藝術史家貢布里希常說,偉大的中國藝術是一種精雅的藝術。中國藝術的精髓需要慢慢品味。而在快速發展的當代,我們一度沉浸于“倍速生活”模式和“流動的現代性”。“治已病”,更“治未病”,身體、精神和心理,均需防疫。“睜眼到崗”“起身到崗”“一步到崗”,在家網絡辦公更加高效。“立掃把”“數米粒”只是冷幽默,更多的人在忙碌工作和學習“充電”。

  閉門正是開卷時,難得慢生活,把外在推力轉化為內生動力,何不靜讀經典,學學文史、詩詞、書法、篆刻?就在連夜搶建的武漢“方艙醫院”,美國佛羅里達大學結構生物學博士后捧讀福山的《政治秩序的起源:從前人類時代到法國大革命》,“考研哥”朝武漢大學新聞傳播方向努力,都在靜氣積蓄力量。

  閱讀、詩歌、藝術,不能當飯吃,也不能抗擊疫情,卻是日常生活中的陽光、空氣和水。審美豈能日漸稀薄,美育將成未來剛需。學者范景中說,希望我們通過附庸風雅向古典靠攏,也就是從瘋狂回到溫和。愿你我雙眸充滿色彩,耳畔有乳燕呢喃,愿藝術在心田撐起一片藍天。

  17年前經歷“非典”的年輕人,如今已成為醫學、傳媒、教育、文藝等各個戰線的骨干。他們正通過一線救治與報道、“停課不停學”“文藝戰‘疫’”等宣戰疫情。戰“疫”一線是緊張奮戰,人命關天,迫在眉睫。安康后方是休整積淀,詩意援助,百年樹人。隔離的松風,并無光年的距離。重塑自我,迭代新生,走向更有價值的遇見。科學素質、文藝素養、文化傳承,我們還任重道遠,尚需共同將生活“向上拉”。

  路遙知馬力。假以時日,美好生活,詩和遠方,都將如春回大地,愛滿人間。

  若待上林花似錦,出門俱是看花人。

標簽 - 疫,圖片瀏覽,武漢伢,慢生活,青銅重器
網站編輯 - 唐淑楠 張西立
专业股票配资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