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天——“消失”的邱海波

2020年02月22日 10:00:59
來源: 現代快報 作者: 記者 劉峻 安瑩 梅書華

邱海波(中)在武漢金銀潭醫院

邱海波(資料圖片)

  武漢疫情仍處在緊要關頭。國家衛健委專家組成員、東南大學附屬中大醫院副院長、著名重癥醫學專家邱海波已經在武漢32天了。

  這期間,他就像“消失”了一樣,媒體絕少聽到他的聲音。對于一名ICU醫生而言,挽救生命,就像是闖關,每一關都走得艱辛、驚險,在武漢,這恐怕是邱海波的高難度挑戰了,他說:“我要抓緊時間救病人。”

  2月19日,現代快報記者電話采訪了邱海波,他講述了這32天在武漢的“闖關”歷程。

  現代快報+/ZAKER南京記者 劉峻 安瑩 梅書華

  挑最重的擔子,尋找有效的治療途徑

  1月21日,記者終于碰巧打通了邱海波的電話,他說:“坐高鐵來的,在查房,忙,再聯系。”匆忙掛了電話。之后的日子,邱海波的電話要么是忙音要么無人接聽,微信朋友圈也從未更新過。

  其實,1月19日,邱海波已經來到武漢。一大早的高鐵,回到酒店稍作整理,沒有寒暄、沒有緩沖,邱海波直奔武漢市金銀潭醫院,等待他的就是千鈞重擔。

  “我來的時候,臨床救治變得越來越突出,重癥病人多了,死亡病例增加,治療變成一個非常突出的問題。”邱海波說。

  這里病人情況如何?跟以前的一樣嗎?為了找到答案,邱海波和專家組其他成員一起來到武漢三家收治重癥病人定點醫院:武漢市金銀潭醫院、武漢市肺科醫院、武漢大學中南醫院。

  “我們泡在病房里,三家醫院的重癥病人每天過一遍,上午、下午都要穿隔離服進“紅區”。只有掌握這些病人發病、病重的特點,對治療的反應,才能形成治療流程和規范。”

  采訪中,邱海波一直在傳遞著一個重要的信息:要有治療路徑,指導湖北乃至全國的重癥治療。他參與了國家衛健委發布的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》第二版到第六版的制定,主導制定了重癥和危重癥病人的治療路徑。

  與“沉默殺手”掰手腕,邊“瞄準”邊“開槍”

  邱海波上一次發朋友圈還是 2019 年的11月8日,當天,在南京舉辦了全國重癥醫學質量控制大會,他連發了兩條和會議相關的內容。當時邱海波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也說出了自己的“重癥治療心得”:與其他科室先“瞄準”再“開槍”、先診斷清楚再對癥下藥不同,重癥醫學科必須做到邊“瞄準”邊“開槍”,病人出現哪方面危及生命的癥狀,就先處理哪方面的問題,病人的生命就在分毫之間。

  “這次疾病的特點,就是病人表現不明顯。一般發病在一個星期到十天才出現低氧血癥,而低氧血癥是‘沉默的殺手’。”邱海波在掌握了新冠肺炎的“脾氣”后,一直在摸索、尋找治療重癥病人的關鍵“靶點”,尋找新的治療方法。

  他用“意外”來形容俯臥位通氣治療,“在缺乏特別有效的治療藥物時,讓病人趴下來是很有效的治療手段。”

  不過在開展這項治療時,也遇到過不小的困難,俯臥位治療需要5名醫護人員一起抬病人,隔離區沒有那么多醫護人員怎么辦?他規定,醫生早上查房時開出需要做俯臥位治療病人的名單,下午醫護人員再進去一次,把病人全部翻趴過來,到第二天早晨查房時再重新翻過來。

  講起自己擅長的重癥急救領域,邱海波語速明顯加快,“我在武漢,每天看的病人不一樣,從輕的到重的都在看,主要精力花在重癥病人身上,不斷地總結經驗。”“比如,對于喘得特別急的病人,會引起氣壓傷,自己把自己肺給損傷了。如何打斷這種過程?”邱海波自問自答,說出一串醫學用語,“就是要用比較深的鎮靜鎮痛以及肌肉松弛,把這些自主呼吸全部打掉,降低肺損傷,避免病程的發展。”

  啃最難啃的骨頭,每家醫院都要巡查

  在ICU,每一個細節都關乎生死。邱海波每到一家醫院,都會苦口婆心地對著醫護人員輸出自己的心得和經驗。“我們一遍遍地和一線醫護人員強調關口前移,因為新冠肺炎的特點是病人表現不明顯,發病后出現呼吸衰竭的時間晚,這種無癥狀的低氧血癥需要早期觀察、早期治療,不能讓病程往下發展。”邱海波進一步解釋,關口前移是治療的關鍵,這幾天已經把收重癥病人的7家醫院巡查完了,接下來還要去武漢的四十多家巡查,包括區一級醫院和社區醫院。第一,要從普通病人中篩選重癥患者;第二,重癥病人,治療要跟上,做到早篩查、早發現,避免輕癥發展成重癥。同時,方艙醫院、隔離觀察點的醫療救治工作也要進一步強化和細化流程。

  “你如果害怕,別人就更害怕”

  “作為專家組成員,你必須沖鋒在前,如果你害怕了,別人就更害怕。”除了巡查,邱海波還有一個重要的工作是給醫療隊做示范。在ICU的重癥隔離病房,病人會突然出現病情變化,需要醫生迅速打開“生命通道”,比如氣管插管,這個動作距離患者非常近,在氣管切開那一瞬間,胸腔氣流會攜帶病毒噴出,即使有層層防護,也有感染風險,加上厚厚的防護服和各種防護設備,讓醫護人員的各項操作都有些“笨手笨腳”。

  在這時,邱海波會說:“我們上去!”“必須帶頭去做,我覺得緊急的醫療操作特別能顯示醫療團隊的集體作用,如何去克服醫療團隊的恐懼心理,專家組有非常重要的作用,必須要做好示范。”邱海波說。

  守護最后一道防線,戰疫線上有了“江蘇經驗”

  2003年,邱海波是南京非典病區治療專家組組長,帶領醫護人員創造了非典病人零死亡、醫護人員零感染的驕人紀錄。

  這一次在武漢,邱海波的身份也變了,成為“國字頭”專家,他也坦言身上的擔子更重了。要向國家提供最專業的研判建議和應對良策。在武漢期間,邱海波和專家組成員多次當面向孫春蘭副總理匯報工作。

  剛到武漢時,重癥病房一床難求。向中央指導組匯報時,他建議開設重癥醫院,希望盡快增加重癥醫學的床位,能夠集中一到兩家醫院,專門收治,這個意見很快被采納,更多重癥患者得到及時有效的治療,成為打贏武漢戰疫的關鍵之舉。

  “非典時我只管一家醫院,把病房里的病人守住就可以了,這一次管的醫院多了,從定點收治醫院到社區醫院再到方艙。從病人的程度來講,最重的病人,到比較重的,到普通型的病人,都需要關心,因為治療方案怎么制定、治療是否到位及時,需要給一個建議,形成流程規范制度。”邱海波說,這個過程責任更大,面對的病人可能是上萬個,需要更系統更規范,通過培訓讓整個團隊具有高效的機制能力,這跟以前完全不一樣。

  “醫生遇到重癥病人時,會從內心產生強烈沖動,想要去救治。每一分鐘、每一小時都要知道病人的動態,才能當好生命的守門員。” 55歲的邱海波已在ICU這個崗位上干了30年。在武漢,邱海波和團隊更是不畏險阻,堅守生命的最后一道防線,也在抗疫一線形成了重癥治療的“江蘇經驗”。

  邱海波:

  想把每一個重癥病人都救活

  問:您在“紅區”呆得最久的一次是多長時間?

  答:早晨9點進去,下午2點出來,這是最長的時間,常規一天進 2次,我最多的一天可能進去三四次,一般是上午第一次時間最長,后面比較短。

  問:都說穿防護服感覺悶熱,您在進病房之前都做了哪些準備?

  答:沒有時間去考慮那么多,其實早晨吃完早飯,進入病房后,就沒有上衛生間的需求,因為穿上防護服大量出汗。平常中午自己常常不吃飯,對于醫生來說,不吃飯是很正常的事。

  問:在武漢,能休息好嗎?

  答:為了保證體力和精力,我們都有足夠的休息時間。但有時病房有事,工作也沒那么規律,比如前天(2月18日)晚上,我是快凌晨1點才回到酒店,因為有一個特殊病人會診,還有的病人需要上緊急的ECMO,也會比較晚。一般情況下,從身體和感控的角度來看,盡量保證正常睡眠。

  問:您平時和家里人聯系嗎?

  答:隔幾天會和家里報平安。其實我在這里挺好的,武漢提供了很好的生活保障,我只要專心工作就行。

  問:目前,您的心愿是什么?

  答:想把每一個重癥病人都救活,盡最大努力做了,即使沒有救回來,我也做到了讓病人得到了應有的醫療服務,沒有遺憾。

  人物簡歷

  當國家發生突發事件時,邱海波總是第一時間挺身而出,一次次趕赴現場參與救援。2008年汶川地震,邱海波和同事奮戰十天十夜,230多個小時,爭分奪秒和死神賽跑,成功搶救300多人次。作為國家衛健委的重癥病人救治專家組組長,邱海波還先后參與非典疫情、玉樹地震、天津特大火災爆炸事故等一系列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搶救工作,挽救了一個又一個生命。

  近年來,邱海波獲得江蘇省五一勞動獎章、江蘇五四青年獎章、全國抗震救災模范、全國醫德標兵、全國師德先進個人、全國優秀科技工作者、衛生部有突出貢獻中青年專家、中國醫師獎、江蘇省“白求恩式衛生工作者”、全省衛生系統抗震救災先進個人、江蘇省師德先進個人,江蘇省、全國衛生系統以及中組部防治非典型肺炎先進個人等榮譽。

  在他的帶領下,中大醫院重癥醫學科成為江蘇和全國的重癥患者救治中心,在2018年復旦版“醫院專科聲譽排行榜”排名全國第二!

標簽 -
網站編輯 - 李丹華
专业股票配资公司